埃弗顿驳特鲁姆普、罗伯逊关于世锦赛改制及易址的主张:顾此失彼

埃弗顿驳特鲁姆普、罗伯逊关于世锦赛改制及易址的主张:顾此失彼
84岁的斯诺克评论界元老克莱夫·埃弗顿写道:“毋庸置疑,贾德·特鲁姆普和尼尔·罗伯逊人品好、球品好,是这项运动当之无愧的形象大使,但我很难认同他们关于世锦赛改制及易址的主张。”文 / Clive Everton,《Snooker Scene》罗伯逊建议,1)将除了世锦赛半决赛和决赛以外的轮次移至其他赛场举行,也就是说,只有进入世锦赛四强才在进入克鲁斯堡;2)第一轮比赛维持原状,为19局10胜制,其余轮次均为25局13胜,包括半决赛和决赛。“我不喜欢33局制和35局制,”罗伯逊说:“我个人的情况是这样的,在一些比赛中,我可能会注意力下降。世锦赛的战线拉得如此之长,但这是我自己的问题,我需要适应比赛,改变自己。”“我觉得19局制就很棒,25局制虽然也很带劲,但最好就此打住,没必要打33局或者35局。”“就我个人而言,作为一名体育迷,我不会看一整场漫长的比赛。太——慢——了。除非我们作出改变,不然会流失很多潜在的球迷。”自2010年赢得世界冠军以来,罗伯逊只打进过一次33局制的比赛,但即使是25局制的比赛,他也觉得自己有时会“在旷日持久的比赛中被打到灵魂出窍,如同深陷泥沼”。“都是我的错。今年再次发生这种情况(在四分之一决赛中8比13负于凯伦·威尔逊),尽管我说过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。”所谓的“观众不喜欢多阶段比赛”并没有证据支持。相反,我认为观众往往更享受那种逐渐紧张起来的气氛。球员状态起伏,比赛“情节”曲折,胜负见分晓之际,就是高潮来临之时——在最后一个阶段,之前缓慢积累的紧张情绪瞬间爆燃!2002年世锦赛冠军彼得·艾伯顿原本也认为世锦赛过于漫长,但后来他改变了主意,他为自己能扛过历届冠军所经历的全部挑战而感到欣慰。我们还需要考虑经济问题。二战刚结束那会儿的世锦赛决赛超过145局,时间跨度长达两周。这么做是因为主办方做了精确计算,预计能确保24个阶段的比赛都几乎座无虚席。当情况不再如此时,世锦赛决赛的长度就被缩短了,尽管人们仍然认为需要足够多的局数来强调冠军的价值。1973年雷·里尔顿和埃迪·查尔顿之间的决赛是75局制;1979年,特里·格里菲斯和丹尼斯·泰勒之间的决赛缩短到了49局制。当斯诺克获得稳定的电视市场份额时,经济因素发生了变化。赞助费和电视费成为收入的两大主要来源,门票收入反而变得次要了。英国广播公司(BBC)发现,只需一套节目的成本,就可以产出能延续数日并长达数百小时的荧屏盛宴,这就是规模经济。假如世锦赛分两个赛场举行,BBC不会愿意支付两笔搭建费及两倍的衍生成本,所以这个建议必然行不通,而且世锦赛的独特性和连续性都将遭到削弱。但世锦赛的局数也不应过多,以至于面临提前一个或多个阶段结束的尴尬。虽然史蒂夫·戴维斯(18-3胜约翰·帕洛特)和斯蒂芬·亨德利(18-5胜吉米·怀特)早就干过这样的事。目前的世锦赛赛制犹如一场独特的精神马拉松,一个里程碑式的年度体育巨献,它是对球员实力、意志力、禀性和韧性的全面考察。说完罗伯逊,我们来说说特鲁姆普的主张,小特希望将世锦赛迁移至更大的赛场,以“获得增长”。“如果大师赛的观众席能同时容纳2,200位观众,那么世锦赛应当将这个数字扩大到5,000。我们要的是一个超大的赛场,而不是一个小剧场。”但我要问,这5,000位观众中有多大一部分能看清小小一张球台上发生的情况?当年大师赛在温布利会议中心举办时,座位也“只”有2,500多个,但观赛体验就已经像是在看火柴盒上的小人戳牙签了。另外,门票收入的增加不能以牺牲斯诺克世锦赛多年的品牌形象为代价。对于谢菲尔德这座城市本身来说,若斯诺克在与之建立长达44年互惠互利的愉快合作关系后为了所谓的利益将其终止,必然是粗暴无礼的。特鲁姆普承认,克鲁斯堡是一个“令人惊叹的赛场”,“它在距你咫尺之遥的观众席中燃起激情,让你紧张加倍。”但特鲁姆普关于“谢菲尔德需要一项历史悠久,久负盛名的赛事,比如把英锦赛搬到这儿,但把世锦赛搬到一个更大的赛场”显然是不现实的。谢菲尔德已经拥有了最有历史意义也最具声望的世锦赛,为什么要“退而求其次”呢?至于特鲁姆普抱怨“球员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发言权”,球员和管理者之间明明有很多正式和非正式的沟通渠道,包括在赛场后台直接交流。我们欢迎各位就任何相关问题进行公开讨论,我们需要权衡利弊,一起推动这项运动的发展,但最终,我认为此类决定应由最专业的、能考虑到所有因素和影响的人员作出。

推荐文章